……

为了试图将蓬莱阁埋在北燕王廷的两条线同时引出来,借此机会试探他们接近北燕王廷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齐彬最终答应了和北燕王室的这两个兄妹去迎春阁一探究竟。

而这个消息。在当天晚上就摆在了心月狐的案头。

而此刻的心月狐。已然变成了新开的迎春阁的头牌花魁。锦娘。

“所以已经确认了,明日晚上,姬平和齐彬都回来咯。”

心月狐的闺房之中。蒙着红纱的心月狐,目光深沉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语气平静的道。

而在她的身后,依旧戴着面具的女土蝠点了点头:

“我请那位北燕三公主为此事说了几句话,明日晚上,那两位必然会同时出现的。”

心月狐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开口说道:

“姬玥可是你好不容易才安在齐彬身边的钉子。为她你还损失了符青。这么快就启用她直接做这种事,不会有问题吗?”

女土蝠一听这话,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

“这个女人。在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压力之下,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而我是她的催命符的同时。也是她的救命稻草。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已经安抚下她的情绪了……她对齐彬相当重视,至少现在不可能出问题。”

顿了顿,女土蝠继续道:

“与之相对的,就算失去这个钉子。我们还是可以想到其他办法重新在齐彬身边插下一个钉子,但是要是你出了问题,阁主追问起来,我们可没办法交代。”

心月狐一听这话。不可置否。

女土蝠为自己动用姬玥。把接下来的计划里的两个关键人物同时引来迎春阁。

除了她自己所说的理由之外。

同僚之情也是有点的。

而让她心月狐欠女土蝠人情这个打算也是有的。

因此心月狐虽然知道女土蝠这次帮了自己,但是说她有多感动,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正是女土蝠间接造成了她如今的困境。所以对于女土蝠的帮助,心月狐虽然不至于坦然接受,但是也没有心存感激。

不过这个人情,她即使有些不情愿,还是要还。

这让心月狐觉得十分的憋屈。

但是没办法。

谁让她当初刚刚来列国的时候,手气不好抽中的是皇甫玉呢。

“这次要是成功过了关,你就可以继续下一步计划了,如果过不了那两人的关的话,立即放弃计划,再想别的办法。”

听着耳边女土蝠的嘱咐,虽然心里清楚这个女人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但是表面上的功夫依旧是要做的。

“我知道了。”

……

“所以果真是那个女土蝠,让你引我去迎春阁的咯。诶不对啊,她什么时候联系的你,我怎么不知道。”

在迎春阁两位正在筹备着什么的时候,姬玥的公主府中。

府中三位头脑正在秘密的交流着什么。

而一听这话,一直尽职尽责的充当齐彬的护卫的陆语颜开口了。

“谁让你受了伤不好好养伤。还非得要欺负人。她来的时候。你已经睡下了。”

齐彬一听这话,耸了耸肩开口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呢,这才三十天。没好很正常啊。”

姬玥一听这话,对于齐彬的无耻言论嗤之以鼻。

“难道不是因为近来日日纵情声色才导致内伤久久不能痊愈吗?”

说着姬玥严肃的说道:

“二少。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就不怕折腾死。”

对于姬玥的劝诫。齐彬并没有当一回事。瞬间就换了一个话题: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迎春阁的目的,就是把花魁锦娘想办法打入姬平身边,之所以要拉上我,我想大抵是害怕我有心阻止这件事……但是他们是如何敢做这个事情的呢……还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用这么笨的办法。”

眼看齐彬又要钻牛角尖,提前从北燕王处得知了一些内情的姬玥开口说道:

“那是因为,有人引蛇出洞……”

……

第二日傍晚,新开的知名青楼迎春阁处门庭若市。就为了迎接那位名声在外的花魁锦娘的初登场。

燕都以及附近的众多世家公子豪门权贵扎堆的过来。

而在列国能够在燕都附近玩附庸风雅这一套的,大抵都逃不过纨绔二字。

而且都是些有权有势的纨绔。

而这其中,又以四公子姬博为最。

作为无心朝野,修为不高且没什么政治实力的北燕王子。

姬博是北燕都城里边头一号的顽主。

不管是什么。只要是牵扯到玩。他是一门灵。

因为他素来只顾玩乐且没有什么野心的表现。

因此哪怕最近一年多以来北燕屡屡发生大事,他还是毫发无损。

而每当都城里边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的王族。

而这一次,他像往常一样继续着自己过去的事业并且和自己相熟的玩伴准备联合起来进迎春阁做什么的时候。

他看到了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来到了迎春阁。

而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

原本笑嘻嘻的和狐朋狗友聊天的姬博,当时就觉得双腿发软。

妈耶!

他看到了谁!

二哥!

姬博揉了揉他那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正在辨认他亲爱的二哥的时候。

后面那辆马车上下来的人让他险些吓的坐到地上。

三姐,还有齐老二?!

姬博强撑住身体的不适感,扶住马车的车把,只觉得脑壳一阵阵的发晕。

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玩物丧志的逍遥王孙。

但是能够安安稳稳的在北燕王都里边玩这么多年。一没有被北燕王讨厌,二没有被互相争斗的兄弟们卷进政治斗争中,他有自己的本事。

他很清楚,什么事情能干什么事情不能干。

他二哥这个历来不会流连风月场所的男人,竟然破天荒的出现在了此处。

已经足够让姬博觉得这件事不正常了。

更何况。那位齐家老二显然是和他一道来的。

这两个人碰在一起,那肯定会发生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那现在不跑还能干嘛……

想到这里,求生欲空前强烈的姬博立刻再度上了马车。

“本公子身子不适,马上带我回府。”

那位姬博的车夫,是一位跟了姬博很久的下人。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主人有一套趋吉避凶的特别本事。

当时他也没有多问,立刻就挥动马鞭准备离开。

而在人群中,几个平日里和四公子走的非常近的纨绔,一看姬博离开,再看到姬平的出现。立马就明白了这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立刻就准备离去。

而姬平自然看到了姬博。

但是他明白他这个四弟这会儿似乎不是很可以上来打招呼,他也知道他家老四是个什么性子。

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事关重大,姬平本身也不欲节外生枝。自然也就没有理会他。

而那姬博,在这次回去之后,连续数月闭门不出,又恰好躲过了好几次北燕的风波。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

在姬博走后,迎春阁的纨绔团体少了一个重要的核心组成人物,和平日里一帮和姬博走得近的核心人员。

当时就瞬间按照各自的交际圈分裂成为了好几个小团体。

不过摄于姬平平日里营造出来威信。一时间也没有人敢上来和姬平搭话。

而一言不发的跟着姬平来打酱油的齐彬则是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姬玥的手一面走神。

这让原本绷着一张脸,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齐彬的的姬平,脸上隐隐的开始抽搐。

这个混蛋,太过放肆了。

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他这个北燕王子的面,和他妹拉拉扯扯。

像什么样子。

而齐彬却不知道姬平在想什么,他这会儿正走神到天外去呢。

作为一个中华传统文化爱好者,齐彬当然知道,华夏青楼行业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管先生。

而管先生,正是青楼的祖师爷。

而在后世某些传播方式的误导之下。大多数人都以为青楼都是做皮肉生意的所在。

但实际上,真正合法的青楼。他的性质和歌厅之类的娱乐场所差不多。

真正做皮肉生意的地方,那基本都是一些非法所在,且十分的不入流。

而真正的青楼,那和后世某个光鲜亮丽的圈子是一个性质的,而对于从业者的描写,最为贴切的应该是唐朝那位江州司马白先生的大作。

作为一个在列国混了几十年的人,齐彬自然是去过这种场所的。自然懂得很多行业规则。

比如青楼其实是允许带上女伴的。

就是得加钱。

而拉着北燕公主殿下往里进的齐彬,很快就被安排到了一个二层的豪华包间里。

一路走来,齐彬留意了迎春阁的一切设施,看起来和普通的青楼没什么两样。

整栋楼是个回字形结构,在中央的院子里搭建了一个高台,而高台被厚厚的幔帐给围了起来,营造出一种十分多余的感觉。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姬玥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百无聊赖的坐在床榻之上,眼角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自己和齐彬进房子之后就一直守在门外的两个侍女。

他很清楚,这两个女人,就是迎春阁安排的监视者。负责监听自己和齐彬的动向。

“所以你知道当年你提议要去青楼见见世面的时候,我为什么显得那么兴趣缺缺了吧……这玩意真的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当初齐彬因为神魂咒封印了过去的记忆,误以为自己占据了他人的身体得以重生。

曾经和姬玥在一起玩了一段日子。

到后来姬玥在决定把齐彬送到东离之前,曾经有一次突发奇想想要去青楼见见世面,但是却被齐彬严词拒绝了。

“不对啊……二少。难道你对这种地方。很熟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高武位面苟活指南,高武位面苟活指南最新章节,高武位面苟活指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