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棋棋手 第一百零八章 炮击中兵 一剑封喉

小说:象棋棋手 作者:东方天幕 更新时间:2019-12-11 20:09:45

有了車占据河界线,暴政祥的马鞭不敢轻举妄动,一旦孤军深入,卓越必然会围死这个马。

暴政祥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另辟蹊径,选择一步炮二退一,卓越車九进一,出車。

暴政祥见卓越也放弃三路线上的争夺,立即又杀回来,拱一步七卒,卓越平車杀卒,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暴政祥炮八平七,架在卓越的車下面,威胁着卓越的整个三路。

而且暴政祥的炮有根,卓越吃不动。

暴政祥的马炮联合,虽然看似稳固,实则并不安全。

一旦一子有失,另一子也会守不住。

卓越看准时机,马七进六,同样跳上沿河马,现在两马正在沿河对峙,相互可吃。

倘若暴政祥选择吃马,那卓越便有吃马或者炮的棋,卓越可根据自己的想法吃子。

若是暴政祥不兑,那必须要躲马,一旦躲马,那自己的炮就丢了,而且还白白的让卓越的马过河,这样暴政祥自然无法接受。

这样看起来,似乎暴政祥必兑无疑了,可是,就在两人在沿河对峙起来的时候,暴政祥没有选择兑马,更没有选择逃马,而是出人预料的走出一步炮七进四打了卓越的三路兵。

这一步,连卓越竟也忽略没有想到。

看台上,曹太勤和徐化吉盯着棋面,曹太勤说道:“这暴政祥快刀之名果然不虚,双方已经走了这么多步了,让然落子如飞,这一盘看来卓越危险了!”

徐化吉笑道:“呵呵,卓越此次参赛已经收获颇丰了,败在暴政祥的手中不亏了,而且,之前的卓越实在太顺了,输一次未尝不是件好事!”

这时,一直不太关注的唐伟琪看这棋面,说道:“暴政祥打兵之后,卓越依旧不敢吃炮,若是卓越吃马,暴政祥则是下底击相后抽車,所以,现在暴政祥占优了,而且,暴政祥还有隐藏的杀招......”

唐伟琪说到最后,目光变得深沉:“快刀暴政祥,果然不凡!”

......

正如唐伟琪所说的那样,暴政祥现在优势明显,卓越为求保守起见,走出一步相三进一,这是为了确保底线的安全。

而紧接着,暴政祥再出妙手,他捻起之前退一的二路炮,走出跑二进四,炮打一串,直接威胁卓越的马和車。

这也是之前唐伟琪提到的隐患,暴政祥走出这一步,是逼迫卓越一車二的棋。

卓越深吸一口气,没想到暴政祥能走出这样的妙招,眼下,除了一車二,卓越已经没有了更好的办法。

无奈,卓越马六进四,先踩掉暴政祥的马,暴政祥微微一笑,道:“送来的大車,我可就笑纳了!”

说着,挥起八路炮轰击卓越的大車。

此刻,捉鱼可以马踩前炮,也可相飞后炮,因为暴政祥的后炮还威胁着卓越的三路马,虽然三路马有根,但若是那样,必然又要兑子,想赢就变得很困难。

所以,虽然飞相吃炮不太好,但捉鱼额还是选择了这一步。

至此,卓越的先手似乎已经失掉了,而且一相已经浮起来,两相一时难以相连,有丢相的隐患。

然而,在卓越的心中,这样下反而比较平稳了。

下一步是暴政祥走,按照卓越的想法,因为卓越的马还踩着暴政祥的炮,暴政祥平炮本是正手棋。

而暴政祥再次走出一步車八进六看炮。

......

此时,正在观看袁辉一桌对弈的孙知洲,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朝卓越一边看了看,见暴政祥大优,似乎是情理之中的结果。

“果然......那个闷葫芦,绝对不会是这个少年。”

孙知洲喃喃说道,然后,不在关注卓越,继续关注袁辉一桌。

車在象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选择一車二,现在卓越只有一車,势必会尽快出动,所以卓越将边角的九路車挪到六路,占据肋线。

暴政祥拿下一車之后,行棋更快了一些,而且每每动車,都有先手。

暴政祥車一平二,简单的一个出車棋,却还顺带抓着卓越的炮。

卓越只能平移一步,炮八平七,卒底炮。

暴政祥此刻意气风发,似乎已将胜利收入囊中,剩下的时间不过是多余的罢了。

对于双方棋艺差不多,有这样的优势的确差不对已经赢了,但是,卓越可不是一般的对手,纵然他忽略了暴政祥的狠招,但是卓越必然有扭转的办法。

暴政祥继续提二路車沿河,顺带抓卓越的马。

卓越马四进六,下一步便是上槽的棋,一旦卓越跳上卧槽马,那威胁可是大多了,稍有不慎,暴政祥便会死棋。

所以,眼下暴政祥已经不能再继续进攻或者捉子,他必须要先防槽。

暴政祥正确的走法应该是用二路車回撤,这是必然的,然而,令卓越感到意外的是,暴政祥选择的是八路車。

这在卓越的眼中是绝对的昏招,因为此車过来,一旦暴政祥撑士,那車的作用便消失了,卓越卧槽马将是绝杀的棋。

所以,因为暴政祥这一步看似随意的棋,却使得他的双士也被动的无法动弹了。

高手弈棋,对手微小的失误,都会被抓住并无限放大,暴政祥的漏洞已出,卓越开始向中路布置兵力。

卓越先走炮七进四打卒,这虽然是七路线的进攻,却是在为中路的总攻铺路。

而暴政祥根本没有预料到危险的所在,还沉浸在多一車的优势当中,走了一步略微有些不疼不痒的車二进二的棋。

在一般人的眼里,暴政祥的防御似乎固若金汤,但在卓越的眼中,已然是漏洞百出。

卓越捻起自己刚刚越河的棋路炮,炮击中兵一将,之前一直行棋如风的暴政祥似乎预感到了危险临近,第一次思考了几秒钟后,才跃马踩炮。

然这不过是缓兵计,卓越的中炮打马一将,这样的威力便大多了,因为不能撑士,撑士卓越便能马卧槽将军,就是绝杀的棋。

所以,现在卓越炮击中兵后,暴政祥思索过后,忍痛选择飞象,给卓越让出一个空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决定。

卓越炮五退二,下一步炮马配合,是抽車的棋,而且让暴政祥的后方大乱,暴政祥一步不慎,立时陷入被动。

暴政祥此刻也很焦急,他没想到前几步还是他占着优势,转瞬之间,他已经深陷被动了。

暴政祥車二平四,与卓越兑車,卓越自然不犹豫的兑掉,因为,在卓越的眼中,暴政祥的另一車,一样是死車。

双方兑車之后,卓越马六进四挂角一将,暴政祥車八平六垫車。卓越马四退五再一将。

暴政祥正要撑士,却猛然发现,自己不论撑哪一边的士,卓越一闪马抽将,便把車抽掉了。

而现在的棋面,他已经输定了。

他不明白,短短的几步,卓越突然发力,以排山倒海的攻势让他的后方迅速土崩瓦解。

“暴先生......”

暴政祥呆呆的看着棋面,一直未动,旁边的裁判轻轻喊了一声。

暴政祥如梦初醒的看了看裁判,又看了看卓越,最后望着棋盘,道:“怪不得罗大伟让我小心,看来,我还是不够重视啊!”

说完,暴政祥站起身,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输了,恭喜你,卓越,你晋级了......”

“追求速胜,往往是你内心世界的浮躁,所以,这一局你输的不冤!”卓越回道。

正如卓越所说,暴政祥一直想追求速胜,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暴政祥望着卓越,淡然一笑,道:“有点意思,小子,我记住你了,希望以后我们还有对弈的机会!”

暴政祥投子认负后,直接离开了凤熙堂。

“卓......卓越对阵暴政祥,卓越胜......”

裁判宣读双方的对弈结果后,甚至有些结巴,因为,对弈之前,他也认为此局暴政祥必胜无疑。

而这一局的前半段,也正是顺着所有人所认为的那样进行的。

因为赛场上有些杂音,对于不停宣读的对弈结果,也没有多少人注意。

但是,卓越这一场刚刚宣读完,正在观看袁辉对弈的孙知洲猛然回头,脸上出现惊惧的神色,低声道:“什么?”

不只是孙知洲,连正在弈棋的袁辉脸上也出现惊讶的神色,不自觉的朝卓越的一边看去。

孙知洲望着棋面,棋面上,卓越还剩双马一炮,而之前棋面还大优的暴政祥却仅剩一炮,而且还少三卒,棋面已经没法看了。

“怎么会这样?”孙知洲望着棋面,实在想不出,卓越通过什么办法将暴政祥杀成这个样子。

看了良久,孙知洲长舒了口气,喃喃自语道:“这个叫卓越的是什么来路,看来是要好好查一下了!”

虽然孙知洲不敢肯定卓越的身份是否是闷葫芦,但即便不是,卓越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实力,也足以让他们协会注意了。

在他身后,公孙博听到了孙知洲的疑惑,说道:“此人是落川棋院的,而且是今年的新生。”

孙知洲听闻后,看向卓越,点了点头,喃喃道:“看来是我们落川县城的苗子,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公孙博微微一笑,暗道:“也不看看此人是谁的儿子,将来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

在看台上,曹太勤和徐化吉,乃至唐伟琪,似乎还意犹未尽。

“真是奇迹啊,整场对弈,卓越一直处于劣势,但在最后,卓越的攻势令人眼花缭乱,步步紧逼,实在令人赏心悦目啊!”

徐化吉忍不住的赞道。

曹太勤更是喜悦不已,道:“这,恐怕就是象棋的魅力吧,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其实,当卓越炮击中兵时,已经一剑封喉了......”唐伟琪的声音略显低沉。

徐化吉不忘叮嘱自己的爱徒一声,道:“伟琪啊,你可要加油了,小心,会被你这小学弟超越啊!”

唐伟琪这次没有反驳,而是眉头紧锁的望着下面的立式棋盘,卓越最后的强势攻击,即便是他,恐怕也很难下出来。

唐伟琪知道,徐化吉说出这样的话来,绝非夸大其词,从这一刻,唐伟琪也终于开始将卓越当成了对手的备选人之一。

“老师,我觉得我们再落川待的时间太久了,这样根本无法提升我的棋艺,难道,你想让我们这一届在笙城象棋大赛中丢掉连续十七年的桂冠吗?这不光是我们的耻辱,也会让您这些名师蒙羞啊!”

唐伟琪说道。

徐化吉明白唐伟琪是想回去继续研究学棋了,以前的唐伟琪,可是从来不主动学棋的。

徐化吉点了点头,道:“嗯,不错,总算自己知道加紧了,这么说来,我们待的时间是够久的了,等到此次比赛一结束,我们就回去吧,难得你有这样的觉悟,你要记住,伟琪,只要你努力了,什么样的天才,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卓越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逐渐离开,而迎接他的苏天琴,眼神却是如此平淡。

苏天琴轻拍了卓越的肩膀,道:“今天的对手不一般,今天咱们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卓越点点头,两人准备返回县城。

两人走出凤熙堂几步,却被人拦下。

“两位先生留步,我家老爷有请,不知两位能否赏光,随小的一起前往小吃几杯。”

一个年纪三十岁,管家模样的人说道。

卓越满脸疑惑的看了看来人,又看了看苏天琴,苏天琴也是一脸疑惑,道:“请问,你家主人是......”

那人微微垂首,道:“两位见了便知,我家主人就在不远处的酒家。”

苏天琴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看向卓越,似乎在询问卓越的意思。

卓越虽然经历了一弈,但并算不上劳累,他也想看看是谁,便朝苏天琴点了点头。

苏天琴朝来人抱拳躬身,道:“还未请问尊姓大名!”

来人微微颔首,道:“小的吕棋。”

苏天琴笑道:“名中带棋,看来吕兄的棋艺也不凡啊!”

吕棋笑道:“虽然名中有棋,但对象棋却是一窍不通,让您见笑了!”

“请......”

“请!”

......

落川棋院

因为落川象棋大赛中有卓越参赛的缘故,所以,曹太勤更不管棋院中的琐事了,除了有重要的事情,其余时候,他都将棋院中的事情交给荼神光处理。

早上,荼姚现身荼神光的办公室中......

“叔叔,荼姚已经有了进入象棋协会的途径!”荼姚说道。

荼神光甚为好奇,道:“什么途径?”

对于进入象棋协会,荼神光也一直在寻找方法。

荼姚鬼魅一笑,道:“落川袁家,已经答应帮我出面,到时候定然万无一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象棋棋手,象棋棋手最新章节,象棋棋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