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阎皱眉道:“你想太多了,我不想告诉杨沃就只是因为我不想而已。”

陈雅说出了她的猜想, “不是怕他找借口对我出手?”

安阎沉默了, 这确实是原因之一。

听杨沃说话的时候, 他总觉得杨沃话里话外都有这层意思。

“我就当你在为我着想了。”陈雅笑容恬静,“只要杨沃今晚别对我出手,明天老老实实和我一起去警察局自首, 认了他该认的罪,我不会动他。”

安阎不太相信她的话, “你离报仇成功杀光所有仇人只差最后一步了,真的愿意放弃?”

“如果他们能早点付出代价, 要是能看到一点希望, 我都不会想亲手报仇。但是他们藏的太好了,要查清真相太难了。如今终于等到了线索, 有希望让他们伏法……”陈雅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取代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有愤怒,有怅然, 也有解脱, “我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鬼,也该做回人了。”

安阎听了莫名有点难过,觉得陈雅最后这句是真心实意的,“希望你能如愿以偿, 我先走了。”

陈雅喊道:“等等, 有件事, 我很想告诉别人,但好像只能说给你听了。”

安阎回过头看着陈雅,“你说。”

得到安阎的回应,陈雅笑得像一个正在跟别人分享美好事物的孩子,“你知道我是第二晚通过画附身到陈雅身上,也知道我要夺走她的身体,需要和她玩游戏的吧?”

安阎点头。

他和杜鸩查过《生死簿》,画鬼、电话鬼、浴缸鬼的“死亡”时间就在第二晚,也就是有人把画放到周乾房间的那天。这说明齐溪就是在那天附到了某个人的身上,夺走了那个人的身体。从那天起,就不在迷心民宿《生死簿》的名单上了。

“你一定猜不出,那一晚,她要和我玩的是什么游戏。”陈雅的笑容陡然变得诡异起来,“她提出和我比谁害死的人少,谁的数量少,谁就赢了。”

安阎:“……”

真是不要命了!

他真想不到陈雅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敢在自己背了两条人命的情况下和鬼比这种游戏。

“我永远记得她当时知道自己输了以后有多么惊讶,多么后悔。”陈雅一边回味当时的场景,一边说道,“她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吧,我当了那么久的鬼,在和她玩游戏之前只害过许霖一个人。”

“我附身成功后,就把画丢到了门外,第二天看到画不见了,还以为是保洁阿姨收拾的,没想到竟然是被周乾捡走了。”陈雅嘲讽地笑着,“他那么做大概是想借机告诉我们迷心民宿没那么容易死人,怕许霖死后,我们谁也不愿意留在这里。”

周乾自从来了迷心民宿以后,无论发生什么大事,一直都不愿意离开民宿,也不想别人离开。回忆起周乾死的那天,他和杨沃说的那些话,安阎很快懂了陈雅话中想表达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周乾从一开始,就计划利用这次机会借迷心民宿闹鬼的事杀人?”

许霖和吴显都是因为周乾促成的违规而死的,周乾比谁都相信违反住户守则就会死,但只要不违规,就一定不会死这件事。

正因为周乾是凶手之一,他才能做到不管死多少人,都坚信迷心民宿是安全的地方,他继续留在这里也不会死。

“是杀光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陈雅冷声道,“我知道他的计划后,决定将计就计,等他利用违规杀死所有人后,再下手杀他,让他处心积虑设计的计划成为泡影。只可惜,他死得太突然、太快了。”

“我以为你伪造鬼来电是为了洗脱自己被附身的嫌疑,其实你那么做,只是为了让周乾相信你们当中没有人被鬼附身?让他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利用违规杀人?”安阎蹙眉看着她,“他会利用人工服务电话杀杨沃,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是的。”陈雅说道,“不过你的反应远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想到你在查出鬼来电是伪造的之后,会一口咬定鬼来电是真的,帮我安了周乾的心。更没想到你在看了那些照片之后,还会收留我们。”

“你怎么知道我把那些东西都看了?”安阎刚说完,自己就想到答案了,“是因为手机电量的变化?”

陈雅:“嗯,周乾当时太急着锁手机了,没注意到那天早上手机的电量,比昨天晚上少了很多。”

安阎:“……”

躲鬼容易,防人难防。

幸好周乾没陈雅这么聪明,要不然,那天晚上说不定他就被人谋杀了。

陈雅好奇道:“我们聊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不问我和宋陌当初是为什么死的?”

安阎皱了皱眉,说道:“我对其他人的伤疤不感兴趣,也不喜欢让别人讲这种事。”

陈雅怔住了,什么都没说,转身继续看着窗外的雨。

安阎却陷入了陈雅的问题所引发的思绪中。

安阎活了二十几年,一直只对杜鸩的所有事情感兴趣。

就连他的伤疤,安阎也想听一听,心疼得哄一哄。

可偏偏有些事情,杜鸩就是藏着掖着,从来没跟安阎开过口。

等安阎终于等够了,想要开口问一问时,杜鸩却已经走了。

就连这次重逢,杜鸩还是一样,不能提的事一个字都没给安阎提过。

只说让安阎在爱他两年,让安阎赶紧离开迷心民宿,别留在这里,再留下去会死……

安阎越想越气,杜鸩那样唱衰他,他偏偏要完成所有挑战,让杜鸩看看他有多厉害。

今晚是第七夜,到了安阎完成第七个挑战任务,也就是最后一个挑战任务的日子。

第七个挑战任务的内容是:“他是迷心民宿最恐怖的怪谈,没有人敢呼唤他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里。找到他,你就成功了”。

安阎之前不太清楚说的是谁,经历过第六夜的挑战后,安阎很确定,第七夜任务所指的最恐怖的怪谈就是杜鸩。

很巧的是,安阎知道杜鸩住在迷心民宿的四楼,只要他上去找,就能找到杜鸩。

可当夜晚来临,安阎去四楼找杜鸩时,却发现杜鸩又不在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最新章节,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