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海潮 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银岛(2)

小说:旧日海潮 作者:白月水天 更新时间:2020-01-14 21:14:55

“多少年了,我守护在这座岛屿上,用尽我的全部力量去对抗这股来自那不可名状的深渊的黑气。然而,它终究日复一日的增强,我终究日复一日的衰落,这是不可避免的,有一天,它将会击败我,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带给这个世界毁灭。”

老人打开了房门,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他的手中,还握着一把残破的水手长刀,经历了岁月的侵蚀,已经破旧不堪。然而不同的是,老人的身上,一股浓重的气势,开始升腾起来,那是跨越风浪和未知的自信。

走出了房门,老人的眼睛被闪耀的雷光刺伤了一瞬,紧接着他便看到了高高的飞翔在天空的那人。那是什么人,老人心中想道,随后,一条庞大的船只的虚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宛如从深邃的海底乘风破浪而出。

唐骥在半空中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在那小房子当中居住的,竟然是一个真正的人类。这个人类身上没有任何巫术力量的痕迹,却凭空召唤出了巫侍,尤其是这个巫侍似乎是针对性的,专门针对的就是这座岛屿上的邪念黑水,克苏鲁的意志投影

就在老人走出来,凝聚出那一艘庞大的船只的瞬间,周围的邪气骤然聚集了起来,化作了一个世俗观念当中,克苏鲁的模样,庞大而苍白的身躯,章鱼的头颅,身后蝙蝠的翅膀,崎岖别扭的庞大怪物。

那怪物咆哮着,对着老人冲了过去。然而,老人只是挥舞了一下手中支离破碎的生锈的水手刀,他身后那艘乘风破浪的船只,就冲了过去,撞击在了克苏鲁的虚影上,一瞬间虚影化作了漫天飞舞的黑水,落在岛屿的地面上,渐渐消失不见。

唐骥看着周围那明显不那么狰狞恶意的空间,微微皱眉,看来就是这个老人,在年月当中不断地用自己那对克苏鲁特攻的巫侍清理着拉莱耶顺着海沟门缝所传递过来的恶意的聚合体,让这座小岛始终没有出现在现实世界。这位老人,是个英雄啊

但是很显然,老人的力量正在衰弱。或许之前,靠着对克苏鲁特攻的船只形态巫侍,老人能够和这股邪念五五开,但是现在老人只是简单地驱散了那个聚合体,而邪念本身,还是存在于这座岛屿当中的。

老人的巫侍,很明显短时间之内无法使用第二次。这个巫侍就是为了一次性对抗从门缝当中神偷过来的邪念的,不但是对克苏鲁特攻,更是一次性释放出了聚集了数十年的力量,才能做到直接驱散那邪影的效果。

如果是唐骥面对那邪影,恐怕也要好好打上一场。如果不用天河幽炙,唐骥觉得他和那邪影应该也只是在六四开之间。往好里说,胜算最多七成,不能更高。

就在这时,那已经被打散了的邪影所流逝出来的邪念黑水,又一次聚集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作为克苏鲁投影的它,而是作为眷族形态的它们。

无数的灵吸怪飞翔而起,它们是纯净的黑色,它们的心中包含着对于这个世界最为纯净的恶意,它们要将这个数百年来无数次阻挡了它们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老人彻底撕碎。

然而,就在这一刻,那最前方的黑水灵吸怪,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了满脸戒备和战意的老人面前。紧接着,一根紫黑色的箭矢从它的胸口露出了一个小尖。

远处的唐骥的额头微微滑落一滴汗液,控制天河幽炙,哪怕只是形成箭矢然后弹射出去,对于他的精神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想到当年那位可是把天河幽炙塑造成了活生生的生物唐骥觉得自己在塑造出第一只蝴蝶之前就会心力憔悴而死。

但是唐骥并没有停手,因为他对于这位默默守护这个世界的老人,有一种怪异的尊敬,因为他自认为做不到这样的事情。而对于能够做出他做不到的事情的人,唐骥就会很尊敬。

紫黑色的浓稠液体,仿佛病毒或者强酸一般,在黑水灵吸怪的身上蔓延,近乎是一瞬间就让灵吸怪整个化成了紫黑色,然后在空中飘零,落英缤纷。

“天河幽炙,七重天堂的护城河水,能够焚烧一切的火焰,真是名副其实,就连克苏鲁的本源力量也能烧个一干二净。”说着,唐骥连续射出了数箭,将空中的灵吸怪全部歼灭。

如果说老人的巫侍,那艘船是对克苏鲁力量特攻的话,那么天河幽炙就是对一切存在的事物特攻。无物不焚的特性,让它能够轻而易举的消灭使用者想要消灭的任何对象。

“天河幽炙在我这个仅仅是会用的人手里,都如此的强大,在那位的手中该有多么可怕而且这还只是他的第一个能力,他后面的另外两个能力,天国序曲,天心无界,到底是什么程度的力量,我真是越来越想知道了。”

唐骥思索着,落在了老人的面前,看着老人疲惫的面容,微微鞠躬到“老人家,请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座岛屿上”

老人呼出了一口气,把手中破碎的刀柄扔到了一边的地面上,看着这把陪伴了自己五百多年的刀彻底化为残渣,叹了口气“我叫麦哲伦”

唐骥微微一愣,抬起头来“麦哲伦,是那个,曾经环游世界的麦哲伦但是那个麦哲伦,不是死在土著的手中了吗”

麦哲伦摇了摇头“并不是那段航行只是为了掩饰我真正的目的,所谓的死在菲国土著手中,也只是一个体面的说法而已。”

“想当初,我在第一次航海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这座岛屿。我们那个年代,人们口耳相传的黑暗神话当中,还有着邪神的影子,我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在我几乎实现了所有的人生理想之后,我选择了来到这里,镇压邪神。我的巫侍是一艘船,正如你所见,我乘坐着它第二次来到这座岛屿,在这里安居。”

“然而,我并非邪神的对手,于是我改变了我的巫侍,靠着强大的执念和这座岛屿的诅咒,我的巫侍不再能乘风破浪,不再能够带着我环游世界,而是纯粹对抗邪神的武器。”

“我在这里坚守了五百年。这座岛似乎能够让停在这里的人长生,但是长生并不意味着不死,反而意味着,你正在将你的一切,被动的献给这座岛屿。”

“我本来以为,我将会在今天一切尽失,但是你来了,孩子,你帮我击败了那邪神的影子。离开吧,孩子,离开这里,抛弃你在这座岛屿上得到的一切离开这里。”费迪南麦哲伦这么说道,他慈祥的看着唐骥。

唐骥笑着摇了摇头“抱歉,但是,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我要关上拉莱耶的大门,虽然不可能毁灭这座大门,但是我却能够用我的力量,把大门合上,然后在挂锁的地方,用我的命运丝线,把大门牢牢地捆住,让那怪物在我死之前永远出不来。”

唐骥没有撒谎,天命剑就仿佛穿插了命运丝线的缝针一般,能够牵引命运,封印这座大门,这是唐骥作为命运之子的特权,不过如果要牵引命运丝线,那人必须亲手把命运丝线送到他的手中才行。

然而,麦哲伦摇了摇头“这并非你的责任我在这座岛屿上战斗了这么多年,我的命运已经和这座岛屿绑在了一起,永远不能脱离。我就是这座岛屿的一部分,这座岛屿不毁灭,我就不会死。”

“你还年轻,小伙子,你有着无穷的潜力和能够杀死他们的强大力量,你应该把你的力量用在更广阔的地方,而不是把自己绑缚在这里。”

“小伙子,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我要说,如果你真的有用一个人的命运关上那拉什么耶的邪神国度的大门的方法,那么,用我的命运吧。这不是牺牲,这是赐福,因为这就是我的命运,这是我希望得到的结局。”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唐骥挠了挠头,这些老人,怎么都这么慈祥的他之前碰到过的老人,无非是远古和郑和。远古不用说,为了不让被尘封的世界污染现在的世界,虽然他做的不对,但是他的确在为这个世界拼尽全力。

郑和也一样,不过他更愿意信任自己的后人,而且听说郑和在世界各地帮助了各种各样的巫师很多次。这样一个人,可以说是慈祥的老爷爷了,虽然他其实不能被称为老爷爷,因为他

现在,唐骥又遇见了麦哲伦,又是一个伟人,又是一个愿意为了世界而牺牲的人。他们身上简直就是有人性光辉在闪烁一般刺眼,唐骥想不通。

但是唐骥点了点头,毕竟用自己的命运来封印克苏鲁的确贼不舒服,颇有种抱着某个纪念碑从喜马拉雅山跳下去以国运镇压邪神的感觉,这种事情感觉本来就不是他一个疯子应该做的。

“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还需要容我找到那拉莱耶的大门才行。”说着,唐骥又一次升上半空,不过这一次,空气当中恶意的阻力可就小多了。

小闪电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因为她深刻的知道,当这些强者开始谈论正事的时候,永远不要和他们开玩笑。

小闪电的家境,其实很好。她是外交官的女儿,不然也不至于在这个时间段和唐骥在乌格拉姆黑海边缘碰见。所以,不管是礼仪还是知识,她都掌握的很好。

但是很显然,她的家人都在灾变当中去世了。所以,她一个外交官的女儿,也沦落到了做小偷才能维持生计的样子。

对于被唐骥捡到,其实她的心情异常复杂。毕竟,她失去了自由,还经常被电击,以及各种欺负。但是,她却有种感觉,似乎这种生活也不错,这让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唐骥的身影越来越高,渐渐地飞到了漆黑一片的云层之下。小闪电看着自己头顶那盘旋交错的雷电,胆怯的缩在了唐骥的怀里。她害怕了,害怕这令人心悸的雷电。

作为一个雷电能力者,雷电应该是小闪电的朋友才对。但是,对于小闪电来说,除了她自身那美丽的金黄色闪电,剩下的雷电,全都是恐怖的死敌,因为那些自然生成的雷电,就和唐骥折磨她用的雷电一模一样。

唐骥是天空之神,所用的雷电自然是和天然雷电一模一样的电击。可怜的小闪电现在已经心理阴影到了打雷都要缩进唐骥的怀里,虽然明明唐骥才是经常电击她的那一个,而不是天上的乌云。

感受到了小闪电躯体的温暖,唐骥笑了一笑。她的身上,有一种唐骥很长时间都没有从别人身上看到的“活力”,那种活力正是唐骥他们所有人都已经丧失了的。

唐骥也好,白猫也好,瓦莱莉雅也好,他们平时,总是安安静静的。他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死气沉沉,宛若一片危险而死寂的阴霾。然而,小闪电却仿佛一道阳光一般,充满了活力和温暖。

唐骥知道,自己把小闪电留在身边,其实是有私心的。在这死寂而漆黑的世界当中,看到了一缕纯真美丽的阳光,唐骥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他做出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算不择手段的,将这一缕阳光彻底占为己有。

这是一种扭曲的心里,一种异质化的爱,但是这就是唐骥,这就是这个世界所孕育的怪物所想的事。诡异而偏执的占有欲,唐骥无时无刻不在表达出这种病态的念头。

他要把小闪电留在他的身边,不管用什么方法。她所发出的能够照亮他人,给他人带来活力的能力,只能属于唐骥一个人。如果他不能拥有那就摧毁

这就是唐骥哪怕知道这种调校有可能让小闪电彻底失去这种纯真的活力,也要去做的原因。我的就是我的,没有人能从我的手里抢走,这就是唐家一脉相承的精神病的一部分

小闪电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重度病娇加精神病患者当做了收藏品,不然她恐怕会更崩溃虽然现在的她其实也已经快要放弃思考了,至少,无条件听从唐骥的命令就会得到奖励和安心,这一点已经植入了她的骨髓。

与此同时,唐骥冲破了天空中浓密的乌云,冲到了,云顶之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旧日海潮,旧日海潮最新章节,旧日海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