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锦卫缓慢地踱着步子,发出很长的脚步声,与外面杂乱的雨声混在一起,扰乱着人的心神。

哒!

东锦卫落下了脚,身体向前倾,后脚抬起,准备再继续往前走。眼前的嫌犯越是着急,他就越有耐心,他觉得等得起。

外面两名东锦卫正在小声交谈着东锦宫的势力划分,该攀附哪位上司才能青云直上。

左侧屋顶负责警戒的人瞥见了一位婀娜的女子,不由得将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身上,一直到对方的身影被屋檐遮蔽,才遗憾地收回目光。

右侧屋顶负责警戒的人思索着武诀,诸多繁杂的想法缠绕进脑海里,让他还是解决不了这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躲在暗处的东锦卫只无聊地看着雨,没什么精神。这实在是没什么好观察的,毕竟在限制修行者使用能力的天都,六名见山境已是一股极强的战力,没有人可以正面对抗他们。

外面的雨降落的速度正在变慢。

屋子里的东锦卫重心偏移到了另一只脚上,外面的两人正提起一个名字,左侧屋顶上的人刚收回目光,右侧屋顶上的人脑海里又闪出了一个想法,暗处的人看着雨溅起了水花。

所有的一切,恰好到了它们该有的刻度上。

宁独的目光突锋!豁然转身,以极快的速度击出一掌。

东锦卫察觉到了异样,体内的元气骤然爆发而出。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快的让人难以反应。

“凝!”

“震!”

砰!

如此近的距离突然遭受到禅宗六式的攻击,即便是见山境巅峰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东锦卫直接横飞出屋,到了庭院之中才止住身形。

“你还想跑?!”

东锦卫冷笑一声,身上元气席卷而出,将雨水向着四周吹散。

借着跟东锦卫反震力,宁独一连撞破三堵墙,与对方的距离在迅速地拉大。

“小鬼竟然恰好卡住了其他人的感知盲区,并利用我来挡住其他人的感知!绝对不能小看了他!”

东锦卫单手掐诀,另一只手出现细长的黑竹。

“井雨!”

落下的雨气势忽变,将街道分割成一块块独立之地,两两之间有了看不见的界限。而宁独恰好就处在最后一处界限。

与此同时,东锦卫猛然一掷手中黑竹,一道黑色的线立时在他与宁独之间建立起来。

几乎在同一时刻,另外五名东锦卫也迅速地动了起来,两人从两侧包夹,防止宁独逃离,两人去往临近角楼进行掌控,一人跟随,防止有任何的变故。

随心剑!

剑网!

就在东锦卫飞速前冲不足十步时就被突然出现的剑网包裹住。

“逃命还不忘布置阻碍?”

东锦卫拔出了绣春刀!

七十二道剑气组成的剑网被轻易地斩断!

“凝!”

“断!”

宁独一掌断开袭来的黑竹,另一只手弹指成剑,切开每一滴雨。紧接着他以禅宗六式加身,撞开了屏障。这一连串的应对行云流水,却仍耽误了短暂的时间。

东锦卫比宁独想象中要强太多!

“看你还往哪逃?!”

东锦卫再次掐诀!

“雨化针!”

“岚!”

宁独瞬间消失!

东锦卫的瞳孔猛然一缩,他没想到宁独竟然能够瞬间逃离出他的感知。

“特殊的符或者是法宝?!”

覆盖着天都的星图有了强烈的波动,御龙院几乎在一瞬间将指令下达到了御林军与东锦宫那里,这样恐怖的元气波动必定是有见山境以上修行者在天都打斗,必须立刻阻止才行。

“不能再拖下去了,动静已经够大的了!”

凝!

震!

岚!

宁独几乎在一瞬间施展出了禅宗六式的其中三式,利用脚底的反震力加上“岚”,使得他的速度甚至超过了普通见山境所能够施展出的速度。

战斗中最重要的就是优劣的对比以及对形势的判断,宁独清楚自己不可能从六名见山境中逃脱出去,更何况他还错误地预估了对方的实力。他需要做的就是闹出足够大的动静,让能够解决这件事的人来解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宁独突然回身击出一拳。

砰!

缠绕着花纹的黑竹随即裂开,分成无数条,从四面八方将宁独包裹在其中。

“黑笼!”

危机瞬间袭上心头,宁独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腰间的辞花剑。

东锦卫原本就打定了主意要宁独的辞花剑,只是一直轻视了这个行难境,才没有立刻夺下他的辞花剑。

嗤!

黑色的竹笼被斩出一条缝隙,宁独从其中撞飞而出。

东锦卫心中微怒,毕竟为了擒拿一个行难境已经追了十多条街,还废掉了“黑笼”,现在竟然连对方的毫毛都没有伤到。

辞花剑几乎在瞬间抽干了宁独的元气,突然发生的变故完全打乱了宁独原本的计划,他现在完全处于拆东墙补西墙的境地,能够多撑住一瞬都是极限。

“井雨!”

砰!

宁独撞在屏障上,没有在一瞬间冲出去。以他行难境的修为,难以连续不断地保持着高强度元气的施展。

“雨化针!”

凝!

震!

宁独一拳轰出,眼前形成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所有袭来的雨针震碎。

雨滴化成水汽,成了一大团浓雾。

东锦卫立时撞破了白雾,一手抓了过来。

“先废了你的修为,看你还怎么逃!”

宁独看着视野里不断放大的手,知道自己想要再去参加青云试已经没有可能,他也唯有全力应对眼前的危机。

“凝!”

血脉之中的一股力量突然觉醒!

宁独同样探出了手掌。

“缠!”

宁独的手跟东锦卫的手交错,两者紧紧贴在一起。

“重!”

手臂上突然有了重岳砸下的感觉,东锦卫感觉不妙,当即挥起绣春刀,一刀斩下。

宁独的辞花剑突然刺出,像是龙抬头,正对着东锦卫的手腕。如果东锦卫执意斩下,那么他必定先断了手,他只有抽回手用绣春刀防御。

“他怎么会预料到我出刀的招式?这股突然涌现出来的怪力又是怎么一回事?”东锦卫当即变招,一刀斩在了刺过来的剑尖上。

铿!

火星迸射!

东锦卫心中一惊,绝没有想到宁独以受制的姿势刺出的一剑竟然能够挡的下他砍下的刀,那该是多么强横的力量?然而未等他再出招,他的脸色突变。

“断!”

咔!

响声被泯灭在元气的爆鸣之中。

东锦卫从白雾中倒飞而出,一脸的震惊。他完全没能想到一个行难中境竟然有这么强横的力量,若非他及时凝聚元气防御,恐怕半边身子都会遭受重创,即便如此,他的左臂也完全断了。

嗤!

还未等东锦卫完全接受现实,辞花剑就破开白雾紧追着他而来。

见山境巅峰的修为全面爆发!

绣春刀泛起了冷光,瞬间斩出了无数刀。

“断寒!”

铮!

辞花剑的速度断崖式降落,剑身因为强力的反震发出嗡鸣。

东锦卫的手腕发麻,心中的危机感提升到了最大。刚才的一瞬间他数次面临死亡,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么近的距离,飞剑怎么会发动次数如此多攻击,并且始终保持着高速。

“这个小鬼真的只是一个行难境?绝对有问题!”

与此同时,从侧翼包抄的两位东锦卫也已经封死了宁独的退路。接到消息的御林军也出动,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宁独脸上已经有了冷汗,接连两次催动辞花剑,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此时的他,再次单手朝天。

“商教习,只能再次麻烦你了!”宁独很清楚自己的境地,便一直都在准备着这一刻。

随心剑!

一道剑气冲天而起!

然而下一瞬,这道剑气就被拦腰斩断,甚至都没能越过四周建筑的高度。哪怕商冲古再强,也不能感知到这一剑。

宁独心中一凉,握住了飞回的辞花剑。现在他不仅没法去参加青云试,就算能够保住自己的命都是问题了。

“先废了他!”

三名东锦卫立时冲来,配合默契,没留下任何生路。

……

青黄的树叶在雨水上漂了一层,像是一艘艘载着微小亡灵的船。

叶红袖轻轻咳了几声。

“你应该再修养一个月。”褚安良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大哥,这不都是小事?”叶红袖笑着说道。

“关于你的事,没有小事。”褚安良用颇为认真的语气说道。

“大哥,你可别酸了!”叶红袖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已经在天都待的够久了,我想出去看看。”

“好啊,只要你养好伤,想去哪都可以。”

“我现在就想去。”

“不行。”褚安良的语气依旧平和,却有了不容抗拒的力量。东锦宫的最高领导者,远不是看起来那么平和。

叶红袖望了望窗外的雨,说道:“这都已经深秋了,离入冬都不远了。”

“那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

“河西古道是在意料之中,十三南蛮却是意料之外。东锦宫的力量还不够。”叶红袖收起了平日里的轻佻,认真地说道。

“你想去哪?”

“二哥是要南下,那我就西进好了。”

褚安良没有立马答应,反而问道:“明月呢?”

“二哥可能又去烟花弄了,毕竟那里一直有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叶红袖笑着说道。

褚安良笑了笑,说道:“是啊,那也是个让我魂牵梦绕的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下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明夜客,大明夜客最新章节,大明夜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